88读书网 - 都市言情 - 穿书后我教反派好好做人在线阅读 - 106、大长老

106、大长老

        苏晚芸心中如被巨石激起千层翻浪,曾经的愿望如今变成她无法逃脱的桎梏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晚吟一行人已经到了夏元,照例,苏晚吟修整了一日,便去店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掌柜的见到苏晚吟到是惊讶,“东家,您之前不是交代要半年后才能回来,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点事情就先回来了。最近店里怎么样?”苏晚吟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生意是一如既往的好,只是,最近有些奇怪的地方,我也是没完全的把握,还在查!”掌柜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晚吟蹙眉,生意好被人记恨是正常的,甚至有人来闹事儿也有可能,只是这个店背景强大,且不说她这玉玲公主的身份,就是徐若青与夏元帝后这个组合,谁敢放肆,是嫌命长吗?

        还是说,惹事的人压根就不是夏元的人,而是梁辰的!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一层,苏晚吟心中开始敲鼓,他们出来的时候沈知节虽然未曾告知太多,可是她还是隐约觉得马上要有大事儿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掌柜的还未说完,外面徐若青的人就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主,宫里传旨,让您现在入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晚吟应了一声,却觉得事出古怪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晚吟没有直接入宫,而是先回去府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知节正在写字,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苏晚吟,笑着问道:“怎么样?店里可还顺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徐若青的人来传话让我入宫!”苏晚吟直接说道,沈知节一怔,不对啊,刚刚徐若青还在,说让他们好好歇几天再从长计议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见沈知节蹙眉不说话,苏晚吟接着说:“传话的人一直跟着我,我觉得有点别扭,就悄悄的甩了他,先回来了,总不能这样进宫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不是徐若青的人!”听了苏晚吟的描述,沈知节确定的说:“徐若青刚刚离开,可没见他提过这件事儿,若是真的着急,在这儿等着你回来,带着你直接进宫就是了,也不会自己先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知节分析完后给了确定的答案,随即冷笑着说道:“他们动作还真是快,这是得多么忌惮咱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清风岭。

        千玄阁中,法老身披黑色法袍,一干法众跪在地上,似乎是在举行什么盛大的仪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阁主至今生死未明……你们就……”一个白衣少女被绑在高高的木架之上,正待被执行割皮之礼!

        执法的大长老拿着锋利的道具,不顾少女的挣扎喊叫,从头皮出割开了口子,将人活生生的剥皮下来……直到整张皮剥完,少女都没有断气,声嘶力竭的叫喊声儿,让跪在底下的教众兴奋的高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好好的一个细作组织,更是让这长老给执掌成为了邪教一般的存在!

        “阁主要是还在,定然不会允许你做这样惨无人道的事情!”同样是身着黑袍的法老忍不住站出来指着!怒气冲冠的脸上脸色涨红,却不想,刚刚那人不但一点忌惮都没有反而拿出一把匕首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戳入了对方的心脏!

        那红脸长老一脸的不敢置信,随即喷了一口老血便倒地身亡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了,即便是跪着众多教众的大厅之中,却听不见一丝声音,似乎连呼吸都成为了噪音,这样诡异的静溢,让人从心底生出层层惧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行过割皮礼后,刚刚那位主事儿的长老便站在了阁主大位前面,不过,他却并没有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阁主失踪已久,阁中各种事物无人管理也不是个事儿。所以,在找到阁主之前,阁中事物暂由我枭魅主理,各位可有异议?”枭魅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谁敢有异议?自然振臂高呼,枭魅,枭魅,枭魅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人跟着苏晚吟却不想跟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了办法他也只能回去复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六爷……属下失职!把人给……跟丢了!”他话音刚过,一个巴掌就删在他的脸上!

        “蠢货!”说话的是六王徐若琛。“这么点事儿都办不好,本王留你何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若琛轻轻抬手,便有人从背后给了那人一刀,那人瞬间倒地,流了满地血。

        徐若琛伸手捂鼻,厌恶的看了一眼,那人赶紧让人进来收拾干净。

        徐若琛在夏元皇族中似乎是一个隐形的存在,因为他母妃身份低微,他低调到几乎透明,低调但不代表他就无所作为,与梁辰太子那隐秘而不可言喻的关系,才是他最大的筹码。

        梁辰太子要自己帮忙除掉苏晚吟时,他原本是不太愿意的,毕竟苏晚吟在夏元也并非是个无名之辈,可有可无的人,若是真的弄死了她肯定会给自己招来不小的麻烦,但是梁辰太子给自己开出的条件太具诱惑力,以至于在他衡量利弊之后,毫不犹豫的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却被这个蠢货给弄杂了!

        苏晚吟到是还好,真正麻烦的是她身边的那几个人,比如徐若青,比如沈知节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计划失败,想必他们也一定会起了戒心,事情越发的难办了,但徐若琛却越发的不想放弃,毕竟近在咫尺的皇位可遇而不可求……那把金灿灿的椅子太具有诱惑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派人给千玄阁传信,要他们来做这个事儿!”徐若琛吩咐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千玄阁怎么也没想到,夏元的六皇子竟然要他们去刺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!

        大长老得到消息后压根也没把这件事儿放在心上,指派了几个不在核心的细作去做这种边角料的脏活儿。

        黑翼与玄晟接到命令的时候,心中难免多有不愿。

        临行的前一晚,玄晟带着酒去找黑翼。

        烦闷的玄晟给黑翼倒了酒,闷闷不乐的说道:“要是阁主在就好了,怎么也轮不上那个老家伙作威作福的折腾众人……这都是什么事儿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黑翼却是大惊失色,连忙去捂了他的口。“你不想活了?什么话都敢往外说!如今大长老执掌千玄阁,你我能活着已经是万幸了,虽然这活儿又远又苦没人愿意,但是借此机会,我们可以继续寻找阁主,若是找到阁主,还怕那老匹夫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