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读书网 - 都市言情 -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在线阅读 - 681二更

681二更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不过孩子现在想让梁公旭当皇帝,你就让梁公旭当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近那么晚才回来,再书房跟他们商谈什么!你还想造反后跟子恒打擂台,还不功亏于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王爷不高兴听:“我功亏于溃,我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就是你,让自己属下跟自己儿子打擂台,你是能把他打死还是怎么的,哪个主将傻到跟你儿子真刀真枪,还不得见面就投降,我就不信,你们密谋的时候,军事们看你的眼神不复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这么大的孩子了,对他好一些,小时候……够不容易了……”九王妃想到打听到的孩子小时候,就心疼,她府里的长工家的子女都没有那么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手里握这么多,给孩子点怎么了,不就是给他制造安乐窝的,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是停了一些风言风语,谁曾经容易了,哪个人物是一帆风顺崛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项逐元、莫云翳,哪个不是好米好水的供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他官服,听说只做了一件蚕丝的,还舍不得穿,如今住的还是三间房的小院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子不是将旧王府赏给他了。”别以为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问题所在,他都没舍得用,还是见的少了,你把你名下那些三四进的大宅子都给了他,他就是不住,看着也能长眼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哭什么……慈母多败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!你好,你儿子防你造反都快兵戎相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九王爷今早去看太子了,待了很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都要……”动手了?

        谁知道:“很多人还看到太子亲自送九王爷出来,两人关系似乎很融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……”还动不动手,大皇子还等着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翌日,九王爷与太子商议登基的流程,伯侄之间无任何隔阂。

        令国公府内。

        项章松了口气:“不敢为什么,九王爷应该没了动手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项承也松口气,可,也不是没有弊端,九王爷手里的兵权,带表他在大梁依旧地位超然,不过太子多病,皇孙年幼,也就不是什么问题,只是对大哥来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项承看向大哥,太子不管朝政,将来必定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哎,总归九王爷不动手能让他们喘口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日益院内。

        项逐元在处理各地递交上来的人文、剿匪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善行看眼世子:“世子,我们的人要绕行吗?”他们有一段路和林无竞重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项逐元头也没抬,想到从寿康那里知道的一件事,叹口气:“绕过去。”她要给出去的,没必要去争,在谁手里都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东文巷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延古、卢虎都在:“大人,九王爷撤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西洛洗把脸,他昨晚就知道了,不过有人来通知的,和真看到他们退去是两种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明西洛抬起头:“不要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属下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他们撤了,咱们的人也退后中线一郡,以示和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多雨从两位大身旁走过去:“大人,老夫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西洛擦擦手:“让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人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人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好。”季桂娘喜欢这座小院子,虽然小,但院子布置的好看啊,有花有树,还有专门的人搭理驱蚊,尤其那花真是好看,住着就令人舒心,可惜啊,在小五手里,与她无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你看什么呢?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我记得你客厅里有一张藤椅来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季桂娘有些难以启齿:“你这张方桌也不错,新打的吗,呵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您又是就说,我一会还要上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季桂娘的手从上好的梨花木上收回来,平日贪婪的目光今天甚至没有多看一眼,私下看看有没有人,又走过去将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明西洛已经知道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季桂娘紧张的冲向小五:“五啊,那件事你没跟人说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明西洛以为她为了九王府唯一子嗣生母的身份,明家都不要了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季桂娘松口气,没有就好,这件事……确实有点丢人,她在主家当差,总之……“这件事不能跟任何人说,知道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明西洛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季桂娘又觉得有些多雨,明西洛肯定不会说:“总之,你想认就认,不想认就不认,他真是你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事情不要让你爹知道,知道吗!——你爹,明老狗。”就叫明老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我不打扰你了,先走了。”走了两步又折返回来:“不是我说你,你也老大不小了,又不是没地方住,赶紧娶个媳妇,不想娶,也弄个人回来伺候着,别说咱们巷子里多少姑娘想给你端茶倒水,就是那些来送礼的,就有很多漂亮姑娘,你也别太绷着,差不多得了,还想找个什么样的,施小姐那样的顶天了,再好的,你配着也吃力。”季桂娘说完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明西洛开口: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干什么!要质问她曾经那点破事,那就是意外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明西洛从袖笼里拿出一个荷包。

        季桂娘有些意外,这个月不是……刚给过,可不影响她笑容灿烂的接过来:“怎么好意思……”却急切的打开,顿时眼睛瞪大,足足三十两?!为了确定不是自己眼花,她急忙掏出来咬了咬,真的!

        季桂娘看向儿子的,笑容异常灿烂:“你看这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你就拿着,吃点好的,扯件衣服,老七的婚事也定了,你以后多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季桂娘有些不明所以,她小心什么,最小的儿子能娶到县令家的千金是天大的好事,她高兴还来不及,不过都不及眼前的银子香,还是老五孝顺:“那娘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慢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西洛看着母亲离开的背影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,七小姐出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西洛没有动,国丧期间,她在宫中无聊,以为外面就歌舞升平了?无非也只能出来走走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文巷,明家门外,项心慈的手伸出轿帘,玉色的之间在褐红色缀宝石的帘幕下更加莹润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姑姑伸出胳膊,搀扶住小祖宗。

        季桂娘刚好拿着银子乐呵呵的从门里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看个正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内,多雨紧跟着道:“七小姐人已经到门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西洛一开始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多雨肯定的点点头,来人在巷子口报的,这么个功夫应该到门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明西洛急忙向外面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文巷内,季桂娘看着从镶缀着满沿珠宝的轿子里走下来的女子,愣住了,她长的比她身后的轿子还要吸引人的目光,一身水蓝色的长裙,裙子上没有任何装饰,淡淡的裙纱却像云彩一样,最好看的还是她的眼睛,夺人心魄般引人入胜,但好看她的唇色,她的美貌,她的鼻子又更加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好看到能让人忘记银两的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项心慈也看到了她,很熟,毕竟前世婆母,在她面前大气不敢喘的人,视线不禁停在她手里的袋子上,来要银子的?

        季桂娘攥紧了手里的钱袋,在单纯美好的事物前,突然有点不自在的尴尬,想说话又不知道说什么,但很快发现不对啊,这里是她儿子家门口吧?

        季桂娘怕自己记错了,忍不住回头看来一眼,便看到门突然打开,里面的人却没有像门开的速度一样冲出来,而是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季桂娘顿时一拍大腿,她就说她没有记错,这是她儿子家,等等,儿子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明西洛看向七小姐,仿佛晨光是她,她是晨光,已经与圣贤对话,明西洛瞬间收回视线,看向母亲:“娘,我让多雨送你,多雨,送老夫人回去。”快速向多雨使个眼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多雨立即上前,拽住想说什么的老夫人就往外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