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读书网 - 玄幻魔法 - 左道倾天无弹窗在线阅读 - 第六十二章 此局暂止

第六十二章 此局暂止

        “东皇陛下明鉴,我哪里敢收取陛下之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鲲鹏急忙澄清:“委实出现了另外的变故。”说着将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在刚刚说到一半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东皇瞬间打断:“大日真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!”妖师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咋了?你这一惊一乍的?

        却见东皇立即下令:“小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原之前的一应变故,任何一点浮光掠影都不得放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鲲鹏妖师想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这混沌钟太看不起人了吧,刚才我和你说话你不理不睬,现在你答应的如此清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不起我鲲鹏?

        殊不知混沌钟也在腹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货……体型是真的大,若是将我变成锅……不知道一锅能不能炖得下?

        混沌钟内,光华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 嗡嗡作响,一应光影尽在聚集,在还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然而那虚幻的身影,还有那一白一黑两道光芒,竟没有任何存痕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聚集起来的,就只得少量粉末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少量粉末,却夹杂着三足金乌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很小,很少,却是真实不虚。

        东皇看着这被混沌钟的气息密封的粉末,仔细感觉了一下,眼神闪烁,淡淡道:“能再进一步的还原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混沌钟再次动作,开始挤压,开始塑形,患本溯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在空中飘浮起一片小小的,也就芝麻粒大小的一片羽毛。

        东皇深深吸了一口气,感觉了一下这片羽毛的内蕴。

        确实感应到了三足金乌的气息,却仍旧没有任何印象,隐隐约约,似乎有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东皇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神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沉声慎重道:“好好保存,不要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意思很明白,好不容易凝聚出来的,若是再次散掉,那就彻底什么痕迹和味道都没了!

        混沌钟灵答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鲲鹏在一边看着,兀自满头雾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鲲鹏,你仔细看着这边,我估计我大哥和大嫂会就这件事找你询问。你好好回忆、整理一下在钟里面的这一小段时间发生的变故始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东皇拍拍鲲鹏肩膀:“这边交给你,我须得即时赶回去,只怕不止你这边受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尽管放心,有我鲲鹏在,绝对不会出什么事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东皇点点头,眼神在下面已经是一片废墟的雷鹰城看了一眼,托起混沌钟,瞬间化作一道黄光,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东皇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带上一番鏖战,一番交流,停留的时间仍旧不足五分钟,然后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得如此突兀,走的也是如此匆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鲲鹏一直到东皇离去,心下还是满满的懵然,倍觉今天这事,哪哪都透着古怪。

        下意识的化身人形,伸手挠挠头,嗯,不得不承认,还是人类的脑袋,挠起来比较爽利。

        擦,现在是琢磨爽利不爽利的档么,现在该寻思到底是那块不对劲儿才是吧!

        首先是冥河,他突然来袭,确实出人意表,而且也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失,但比较他之所失,妖族的些许低层损失却又算不得什么!

        冥河损失的可是先天灵宝,足足损失了十二品业火红莲的一片花瓣,亘古以降,世间一应先天灵宝,除了西方教接引道人的十二品金莲因缘际会之下,被妖族异种蚊道人吞噬去三品之外,再无缺损者,今日竟又有一件灵宝有损,果然是量劫到来,什么可能不可能的事情都发生了!

        嗯,十二品莲台素来号称,立身其上,先就不败,防御力度杠杠的,让你不败,仅有的两件缺损灵宝,都是十二品莲台,若以后再对上冥河,一定要集中力量针对那业火红莲,没道理蚊道人可以吞噬三品金色莲台,自己的鲸吞天地,就吞噬不了业火红莲!

        擦,一联想又扯远了,现在可不是筹划算计冥河业火红莲的时候,现在的问题关键应该是……嗯,那一片红莲花瓣是怎么失落的,东皇陛下居然没有生气!

        会否跟那突然出现的那大日真火剑有关呢,还有那虚幻的人影又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还有还有,那本已经被自己视为囊中之物的一白一黑两道极品灵宝气息,又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天可见怜,咱老鲲鹏真不是甘心不假外物,实在是世间灵宝尽皆有主,没处踅摸,这次好容易碰到两件,还失之交臂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用说了,肯定还是朱厌那货给妨的,让我错失灵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许多的问题,尽都萦绕在鲲鹏妖师脑子里,然后又再度下意识挠挠头,满脸郁闷的皱起眉头:“这么多问题,居然一个也没有弄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东皇陛下,他到底是因为什么理由,什么缘故过来,这来的也太莫名其妙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你过来,早知会一声啊,若是知道你过来,我一定豁出老命缠住那冥河,然后你再瞄准空档,全力出击,那冥河老鬼就算不陨灭在这一场子,损失必然比现在多太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陛下听我汇报就只是听了一半,我后面还有小半还没来得及说呢……这事儿郁闷的,我没汇报完啊……你跑什么?大敌已去,你着什么急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鲲鹏妖师愈发的感觉心下憋闷得慌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空中吹了好一阵风,才勉强挥去了心头烦闷,落下去喝道:“整理一下伤亡数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遥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雷鹰王雷一闪一个身子几乎被劈成了两半,浑身鲜血淋漓,奄奄一息,连体内的妖丹,也被元屠剑刺了一个洞,不断地有金色光芒逸散。

        被九太子仁璟托抱着奔来:“妖师大人,雷一闪快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鲲鹏妖师翻翻白眼,满心满眼满身的非常不想救,若非这货将朱厌带到了这里,九成九没有这场大战,实实在在是罪大恶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仔细的想了想,貌似冥河比自己还要倒霉得多,不禁又觉心平气和起来:“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鹰城一战。

        雷鹰王雷一闪重伤,雷鹰族伤亡一万三千高手陨灭九成有多,雷鹰众一脉不说就此一蹶不振也差不多,想要再次崛起,起码也得是三千年之后了,没三千年时光,雷鹰族的幼鹰根本就成长不起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基本可以宣布,这个族群在这一次的量劫中,出局了!

        只剩下一个半死不活的雷鹰王带着不足千数的本族中高手,连对高手最具有威胁的雷鹰大阵都无法摆布出来,谈何战力可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雷鹰城附近方圆万里地界,被血海肆虐一顿,千万的妖族死于非命,势必将从此沦为大凶之地,少有妖族愿意来此定居,雷鹰一族的没落,几成定局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次变故,妖族一方除了雷鹰众损失惨重之外,再来就是九太子仁璟轻伤,以及丹顶妖圣重伤了,余者少有什么大损伤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来此袭击的阿修罗族也绝不轻松,起码也得有数十万兵力葬送在鲲鹏妖师的鲸吞海吸之下,还有东皇出现的那一刻,光照寰宇,焚灭天地,又得有数百万阿修罗族被混沌钟收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血海中的大量血神子,更是被当场灭杀数万。

        两相对比之下,这一战的综合战果,还是阿修罗族损失得更严重一些,甚至东皇若乘胜追杀的话,阿修罗族的损失只怕还要更惨重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刚才明明形势大好,东皇却是万二分出人意表的没有继续追杀。

        九太子仁璟站在半空,脸色苍白,突然想起来一件事:“那……虎一炮和虎二喵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丹顶妖圣一愣:“此次来袭变生肘腋,我第一时间就带上了他俩,但冥河乍现,我出手拦截……随手将他两个甩了出去……现在……怎么不见了?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九太子仁璟顿时面容扭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不成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赶紧降落下去,在满目疮痍之中四处寻找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却又怎么能找得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想想也是,凭两虎不过归玄的浅薄修为,纵然没有陨落在第一波的血海突袭之下,却又何能逃出后续血神子的肆虐,雷鹰城中飞天修者以下的生还者,寥寥无几,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线索啊,线索啊……”九太子跌足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冥河驾驭血光一路亡命狂奔,急急如漏网之鱼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奔出多远,前方乍现黑光缭绕,佛光冲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彼方慈悲圣洁之意,普照大千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尊身着洁白僧衣的慈悲佛陀,与一个浑身都萦绕在黑气笼罩的人影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佛陀丰神俊秀,身躯挺拔,如同临风玉树,而黑雾中却隐隐传出嗡嗡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冥河师叔。”和尚温文有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刚佛祖。”冥河老祖喘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当师叔如此称呼。”和尚微笑:“那鲲鹏妖师……竟未追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有变,东皇蓦然来到,我能够侥幸逃出生天,已是万幸。”冥河兀自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    远方,一团黑气冲天而起,闪现出魔祖罗睺的身影,眼神如厉电:“竟然东皇太一亲自来了?雷鹰城弹丸之地,同时得到了妖师鲲鹏跟东皇太一的眷顾,端的幸运,东皇怎地竟未追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便是因为妖师东皇同聚集一地,我只得一门心思逃逸,实在无心他顾其他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东皇没有追击这一点,冥河心下良多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交手历时虽暂,但他却能清晰感受到东皇的怒意,也能感觉到东皇追击的决心,但现实却是并没有追击自己,这件事,实属蹊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次设局擒杀鲲鹏之事,算是告一段落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