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读书网 - 都市言情 - 锦鲤嫁到:重生极品农家在线阅读 - 第264章 一家子猪狗不如

第264章 一家子猪狗不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苏如宝态度坚决,不让廖氏去找大房出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抵不过廖氏对女儿的疼爱,第二天一早,苏如宝不放心女儿,担心李家人不照顾她,忍着疼痛又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廖氏心疼不已,拦不住女儿,她转头就去了大房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女儿昨夜那一身伤,不仅仅是脸上的,身上的更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实在是想不到李家好歹也自称书香门第,可这种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哭着向秦氏哀求,“大嫂,如宝又回去了,我怕李家那群畜生再对她动手,求求你,看在我跟二福的面子上,救救她吧,我们没本事,只能靠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廖氏哭的撕心裂肺,苏欢宝和云二姐赶紧把人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廖氏缓了口气,哽咽着把如宝那一身伤说给了秦氏听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氏是个暴脾气,一听就像点火的炮仗,炸开了,“李家人也太不是东西了,居然下那么重的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想苏如宝在娘家也是水灵的姑娘,爹娘疼着,兄长护着,哪里让她糟过这个罪。

        云二姐看向苏欢宝,她已经听不下去了,“二婶,你先别急,我跟如宝这就过去看看啥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其实已经没有挽回的必要了,但这还要看苏如宝的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廖氏赶紧点头,“好好,我也跟你们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婶,您还是别去了,跟我娘在家里呆着,我们姐姐妹妹的去串个门,您要是去了,这事情就闹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廖氏哪能想到这么多,她满脑子只剩下关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苏欢宝肯帮忙,当然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你去,欢宝……”她紧紧拉着苏欢宝的手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欢宝回握着她的手,“二婶,放心吧,都是一家子姐妹,自己窝里怎么闹都成,没道理看着被被人欺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这话说到了廖氏的心窝子里,惹的她又流了一把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如宝走的是山路,苏欢宝和云二姐以及苏谦走的是大路,山路狭窄,不好走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时间差,几个人就是前后脚的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没去过李家,可是进了村子一打听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村民得知苏欢宝几个姓苏的时候,那眼神就有意思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谦把车赶在巷子口停下,去李家得钻过胡同步行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是秀才,其实也就名字好听,实际的好处一点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当年也不会打上苏欢宝的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如宝嫁过来不得公婆的心思,也是这个原因,没有生儿子只是表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如宝刚推开大门,还没等进自己的屋子,她婆婆就开骂了,不是指桑骂槐,而是明目张胆的大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呸,不是回娘家了吗?那还回来干啥?没用的女人,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,还死赖在这里不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如宝不是任人欺负的主,可是全家上下,没有一个人站在她这边,李清波的态度更是恶劣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女儿,她只能忍气吞声,对于婆婆的咒骂,她权当没听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梨呢?”她进屋发现没有女儿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她是想抱着孩子一起回去的,可她婆婆田氏不肯,死活拦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她也不会一大早就赶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知道孩子呢?昨天拍拍屁股就走,连孩子都不管,你这样的恶毒女人,也配当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如宝也不多说,自己选的路,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,“我问你阿梨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把我女儿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氏见苏欢宝真的生气了,“一大早哭哭闹闹的,我送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送去哪儿了?”苏如宝几近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氏娘家侄子老大不小的娶了个媳妇也没生养,看到小阿梨模样俊俏,就想着抱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是个丫头片子,田氏也同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如宝知道她的心思,处处防着,昨天她实在是被打的狠了才跑回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送人了,丫头片子,赔钱的货,留在家里也是浪费粮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氏胡作非为也就罢了,最让苏如宝心寒的是,李家其余三个男人,竟然默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到如今,她是彻底看出了这一家人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眼下,她只想着要回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转身就要往外跑,恰好撞上从外面回来,一身酒气的李清波,反手就是一巴掌,“瞎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清波,阿梨,阿梨被送走了,她被送人了,咱们快去把她接回来,她不能没有爹娘。”苏如宝抱着仅存的一点希望向男人哀求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眯着醉眼,有些不耐,“要什么要,吵死了,送人就送人了,又不是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梨是你的女儿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女儿顶个屁用,我要的是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如宝从来对男人没有这么绝望过,哪怕他几次朝自己挥拳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人夫他不称职,可对自己亲生骨肉,他也这么狠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如宝气红了眼,一巴掌落在这个自己不顾一切嫁的男人脸上,“李清波,你是畜生,猪狗不如,阿梨是你的亲生女儿,你怎么忍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还没说完,田氏就蹿了过来,拳头巴掌雨点似的落在苏如宝的身上,“小贱人,敢打我儿子,我打死你,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养你有什么用,干吃饭,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清波也被她那一巴掌激怒了,也准备拳脚相加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他的拳头还没落下来,就被人一脚踹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混账敢管老子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回头,正好撞上苏谦的冷目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谦虽然比他小许多岁,可个头却比他还要高一些,而且二两走之前还教了他一些拳脚功夫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清波个弱鸡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护犊子的田氏哪里肯罢休,正要过去,苏欢宝直接掏出银针扎在了李清波的脖子上,李清波随后就开始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一声,是一声接着一声,哀嚎不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中了我小姑姑的毒,再敢乱来,就要了他的狗命。”苏谦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欢宝又加重了些力气,李清波顿时顿时如丧家之犬一般哀求,“欢宝妹妹,欢宝妹妹,手下留情,自家人,自家人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家人,你也配?”苏欢宝把目光转向苏如宝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她还处在一片惊愕之中,不过随后,她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哭的很大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阿梨。”